可乐吧>最后生还者>
全文字版剧情赏析(1)

全文字版剧情赏析(1)

News可乐吧新闻  |  发表时间:2014-02-18 10:33:42  |  推荐人:可乐吧  |  网友评论()

   人生的价值不在于你索取了些什么,而在于你付出了些什么,在一些虚伪的价值观面前,我们需要做到的是认清你真正应该做的事情。这是我从TLOU中感受到的道理,这是一部史诗般的作品,是一部你永远想玩下去的作品,它的伟大使得伟大这个单词都会感到自惭形秽。IGN的一席话完美概括了这部作品:“TheLastOfUsisamasterpiece.-10/10”。那么,接下来就让我来分析一下这部杰作的剧情吧。

  故事的一开始是在德州小镇上某家普通民宅当中,一位少女正熟睡于沙发中,女孩的父亲似乎在和一位名叫汤米的人通着电话,像是在说着工作上的事,从对话中可以看出他糟糕的心情。父亲的讲话声似乎吵醒了女孩,女孩睡眼惺忪地爬起身来,她此时做的第一件事是看了下时钟,确认了时间没过12点之后从身旁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礼物交给父亲,原来今天是父亲的生日,想必女孩是为了把这块手表亲手交给父亲才在沙发上睡着的吧,我们不知道她究竟等了多久,但是我们从她疲倦的神态当中可以看出一些端倪,而当他见到父亲后那炯炯有神的眼睛也着实惹人怜爱。在和父亲说了一会儿话后这位名叫莎拉的女孩又马上沉入了梦境的海洋,这时父亲小心翼翼地把她抱回了自己的睡床上。史诗的初始似乎都是这般平静,而这份平静却很快就被打破了。当莎拉在半夜再次醒来时,世界变样了,原本宁静的小镇充斥着爆炸、尖叫和被火烧焦的尸体,在这混乱的场面中,她的父亲抱着她全力地跑着,不断躲避着感染者的攻击,当逃到一条坡道时,差点被感染者抓到,最后被驻守的士兵开枪解救。但是好景不长,这名士兵在得到上级命令后居然选择对无辜的父女两开枪,好在汤米及时出现射杀了这名士兵救下了莎拉的父亲乔尔,然而莎拉却陷入了长眠再也醒不来了,悲伤的音乐响起,乔尔抱着莎拉不断地叫喊着她,然而莎拉却没有丝毫动静,第一章就在这伤感的场景中拉下了帷幕。这里我想说的是,我们不应该去责怪这名士兵,我们可以从对话中感受到他的抗拒和无力,我们能否站到他的角度去思考这个问题?你是一个士兵,你的职责和义务就是听取上司命令,违反命令意味着你将失去一切,对他来说他人的生命永远只是他人的生命罢了,虽然这样说似乎没有人性,但当情况真的摆到你的面前时,99%的人都会选择开枪吧,而那剩下的1%成为了伟人。然而,我想就算你能原谅了这个士兵也不会原谅他的长官吧?但是也请你换位思考一下,如果这两个也是感染者的话怎么办?如果你说看情况再说的话,你就是完全不理解他们的职责和想法,作为好的决策者来说应该是宁可错杀一万不可放过一个的,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决策者是不容许失误的,他们的脑海当中就不该有万一这个词语。而对决策者来说普通人的利用价值永远是卑微的。他们并不是没有人性,而只是站在不同角度去想问题。他们也是人,但是他们却要想着和普通人不同的事,这样的痛苦不是普通人能够理解的。而这部作品一直会需要这种辩证的思考,这在之后的剧情当中我会一再提到,我想这部作品并不想要去否定任何人。

  镜头一转,二十年过去了,年轻的乔尔变成了一个满脸胡渣、满头银发的老头子了,一身邋遢的衬衣可以看出他现在过着多么糟糕的生活,而眼神的变化也是巨大的,原本锐利的眼神变成了如今这般漠视着世界的样子。现在的他变成了一个走私客,做着各种肮脏的勾搭,只为在这艰苦的环境下生存下去。金钱早已变成粪土,人们又过上了计划经济的生活,补给卡成为了黄金般的存在。然而在第二章一开始我们也可以看到,即使有着补给卡,人们也难求食物,而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才开始认识到食物的宝贵,或许这也是顽皮狗对于现代一些人的讽刺吧,这部作品也一再讽刺着某些现代人、某些现实情况。在隔离区的剧情是乔尔和泰斯去找罗伯托要回他们的军火,而在过程中碰到了火萤的领导人马琳,而军火就是被罗伯托卖给了火萤,而马琳提出要他们俩帮她偷运一桩货物到议会堂来换回他们的军火,在一番交涉后乔尔和泰斯还是决定照马琳所说的去做。随后,他们跟着马琳来到了所谓存放货物的房间。打开门迎接他们的不是铺面而来的灰尘、不是堆积如山的货物、也不是躲在门后的士兵,而是一个双手颤抖着拿着枪对着乔尔的少女。就这样,两人相遇了,命运的齿轮发出了声响。谁能想到,两个八字如此不合的人从此踏上了一段永远无法停止的旅途、一段几乎横跨整个美国大陆的旅途,我们更想不到的是,他们甚至还谱写了一篇令人肃人起敬的史诗。

  之后得知要偷运这位名叫艾莉的少女,泰斯和乔尔都显得有些吃惊,在经过一番交涉之后泰斯提出确认军火的存在之后再决定是否做这笔交易,马琳也欣然同意。随后女孩跟着乔尔到汇合地点,而泰斯则和马琳去火萤基地确认武器。在去汇合地点的路上,女孩不断说着话,从话语中可以了解到她的父母早已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而马琳是她母亲的朋友。对于这些话乔尔都是假装在听却未必在意,一路上乔尔也很少主动说话,想必这20年的摸爬滚打让他养成了一种不去管闲事的性格。在约定汇合的房间内乔尔小憩了一会,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暗,夜幕已在悄然间拉开,乌云也在他休憩之时把天空占为了己有。泰斯正在窗边看着雨淅淅沥沥地下着,乔尔上去搭话之后,三个人就动身去目的地了。没走多久,他们就被士兵逮到,士兵在检查感染情况时,艾莉突然起身刺了士兵的大腿,乔尔跟着擒住了士兵,而泰斯也顺势举枪终结了两个士兵的生命。原来艾莉其实是一个感染者,但神奇的是他感染了三周居然一点变化都没有,泰斯和乔尔得知这个情况的时候都显得有些难以接受,乔尔的眼神也变得惶恐以及惊慌失措,他们感觉马琳想要害他们,但是艾莉一语道破天机,她说马琳为什么要害他们?这句话相当精髓,如果不考虑一下的话,你或许会很难理解,但其实很简单,害死了他们又对马琳有什么好处?如果要私吞军火的话,她完全可以在带泰斯去基地的时候干掉她,完全没有必要让她活着回去。艾莉说完这句话之后,两人沉默了,还没等他们来得及想好,军队的增援部队就拍马赶到了,他们只得抛下问题,全力逃跑。

  在跑出下水道口之后,泰斯突然转变了想法,她开始坚持要把艾莉带到目的地,我们从之后的剧情可以了解到泰斯是一个极度功利主义者,不会做无利可图的事情,而事到如今,把女孩带到目的地所付出的会远比得到的来得大。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让她发生了这个转变,或许艾莉的纯真打动了她,或许生死时刻唤醒了她内心的某样东西,或许是其他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不管如何,她选择继续走完这段旅途,而她的人生之旅也因此驻足停留了。之后各怀鬼胎的三人又踏上了漫漫长路,没走多久就来到了满是商业大楼的市区,在一幢写字楼经过一番和跑者和循声者的恶战之后,他们又离开大楼来到了市区博物馆。在那里又是一阵恶战,而就是在这里的战斗使得泰斯负伤了,然而在这个时候泰斯并没有告诉其他人他受伤了。他们爬出博物馆窗户出去的时候,乌云终于退去,曙光乍现,艾莉看着地平线泛起的红光感慨万千,对于她这个生于瘟疫爆发后的人来说,大自然的一切美景都是难能可贵的,或许我们这些人也不应该等到看不见这些美景的时候再去感叹它的美丽,我们现在就应该珍惜眼前的一切。

  之后他们很快便来到了这次任务的**地议会大厅。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冷冰冰的尸体以及那射进大厅的柔和的光线,所谓等着他们的火萤士兵,早就去了另一个世界。尽管如此,泰斯还是拼了命地想要去寻找一些线索,我们看到了这么慌乱的她,就算遇见士兵的追杀、就算面对感染者的攻击,她都没有这么惊慌失措过。乔尔见状也有些愤怒,而泰斯跟她说,他们这些年都只是在逃避,都只是在苟且偷生,是时候该为他们自己做一些事情了。乔尔简直不敢相信泰斯突然会说这种话,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两人发生了非常激烈的争执。在这期间,泰斯终于向乔尔坦白自己已经感染了,而也想让他明白艾莉就是拯救他们人类的最后火种,然而乔尔还是不断地在逃避和否认,他早就不会为了所谓正义而去战斗了。最后,还是危机推动了故事的发展,大批士兵赶到了这里。泰斯独自留了下来,乔尔阴沉着脸带着抗拒着的艾莉从后门走了出去,最后在目睹泰斯被士兵杀死后他们逃出了这里。这一章泰斯的人格魅力体现得淋漓尽致,她原本是一个视利益为生命的走私客,却做出了一个闪耀着人性光辉的决定,一个损己而利于人的决定。她为何会做出如此反常的举动?或许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或许只是为了她自己都觉得可笑的正义,或许仅仅只是为了拯救她自己,而人有些时候会做出连自己也不知道的决定。

  离开了波士顿之后,乔尔带着艾莉来到了阿莫斯特县。乔尔的目的地是他兄弟所在的密西西比洲杰克逊市,波士顿位于美国东海岸,而密西西比洲则在美国南部,想要徒步完成这段旅程实在是一个过于艰巨的任务,这个时候乔尔就想到了他的一位朋友比尔或许能帮他搞到交通工具,因此他就来到了比尔所在的小镇上。他们来到这个小镇上时太阳已渐渐西沉,昏黄的光线照射进树林间,树林间的驯鹿又让从没见过树林的艾莉感叹不已。在爬过铁丝网来到镇上时艾莉对着刀锋天使的游戏机恋恋不舍,似乎这台不再运作的机器让他回想起了过去,而在道路尽头的唱片店中,她更是发出了‘这有点悲伤,这里有这么多音乐却没人去听’的感慨。接着在往里街走的时候有个循声者冲了过来,就当乔尔准备开枪时,这个循声者就随着爆炸声灰飞烟灭了,原来这是比尔设置的陷阱,比尔是精于这类陷阱的人,乔尔也开始跟艾莉讲比尔是一个性格古怪的人,让艾莉见到他之后尽量少说话。之后在进入一车间时乔尔被比尔的机关吊了起来,而巨大的声音也引得周围的感染者蜂拥而至,之后就是一阵恶战,在千钧一发之际比尔及时出现解救了要被感染者攻击的乔尔,之后他们便全力跑到了比尔的藏身所。在获得短暂的喘息之后,比尔马上开始举着枪对乔尔口诛笔伐,乔尔似乎是习惯了比尔的性格而展现得很平静,而一旁的艾莉却被一点就着了,开始言辞激烈的反击,两个人都像是狂妄的小孩。经过交涉比尔似乎平静了下来并最终同意帮他们搞定一辆车,但是得到小镇的另一头,他们马上便动身出发了。他们先是来到了教堂的地窖经过一番补给后又来到了一所高中,期间恶战无数,他们都平安度过了。

更多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