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吧>光环4>
全剧情解析3

全剧情解析3

News可乐吧新闻  |  发表时间:2014-02-10 15:05:42  |  推荐人:可乐吧  |  网友评论()

  最终,人类还是准备了一些问题。这一次,他们决定向神使询问虫族。

  但是,这名囚犯给出的答案却令在场的人类大吃一惊,以至于相当数量的人类在听到神使的回答之后,当场选择自杀。

  于是,为了安全起见,人类同那名上古囚犯的联络越来越少,并最终彻底断绝。在先驱科技的禁锢牢笼之外,人类又加装了一层时间静止器以求保险。

  绝大部分人类开始相信,这名囚犯不过只是一个上古时代就被囚禁于先驱牢笼之中苟活至今的怪物,而它口中所谓的预言,只不过是荒谬疯狂的痴人说梦而已。

  被虫族逼进绝路的人类,倾尽全力发动了一场扭转乾坤的绝地反击。

  他们发明了一种足以治愈虫族疫情的解药。(在档中,我发现即使是创世者——智库长本人,也对发明解药的人类钦佩不已。)

  牺牲。足足三分之一的人类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来阻挡虫族疫情的扩散。他们所有人接种了一条特殊设计,含有毁灭性编码的基因组链,而后赶赴战场,同虫族拼死作战。

  虫族对于人类设下的“基因奇袭”毫无防备;绝大多数在战斗中企图感染人类的虫族被彻底毁灭。一些星舰则搭载着虫族种群最后的幸存者逃之夭夭,他们的目的地至今仍不知晓。(注:根据小说《光晕:原基》,解药并不存在,虫族主动选择撤离,人类将会接替先行者成为下一个接受衣钵信念承载测试的种族,虫族将会在人类文明“成熟”之时再次归来。)

  就在这场史诗般的战役发生的同时,人类同先行者的冲突也已经全面升级。面对虫族的步步紧逼,绝望的人类开始变得疯狂与无情。他们需要占领更多未遭感染的新世界来支撑同虫族进行的残酷战斗。人类对于先行者控制星域残忍而又丧失理性的疯狂侵略,最终导致了人类- 先行者战争的全面爆发。

  这场趁人之危取得的致命一击成为了宣教士羞耻的源泉。当时他究竟是否还有别的选择,我们不得而知。

  人类的军事力量被彻底摧毁,人类控制的星球接二连三地先行者所夺取,查姆·哈克之战之后,人类仅存的最后抵抗被彻底碾碎。而先知一族则早早选择了投降,先行者并没有在先知种群中找到任何被这场疫情感染的受害者。那些罪魁祸首的粉末,以及佩鲁兽都早已毁灭。那些最初搭载粉末抵达人类控制星域的上古星舰也同样被彻底摧毁。也许自知战败命运不可逆转的人类,借此希冀先行者有朝一日也会遭遇虫族,而束手无策。

  而实际上,很多先行者则将有关虫族——也就是人类为当年肆虐银河的病毒所命名之物——的故事仅仅只当作人类和先知为了开脱自身挑起战端所编造夸大的童话而已。

  接下来,智库长得到允许,收录检索一些人类的活体种群,并保存了相当部分人类的记忆精华。

  但是虫族仍有可能有朝一日回归银河,正因为此,绝大部分有关虫族的历史——几乎所有的真相——都被以大架构师和我父亲为首的政治集团列为最高机密。

  只有一小部分支持大架构师的议员知晓所有的真相。

  接下来,大架构师同普罗米修斯战士们就在对待虫族问题上爆发了正面冲突。宣教士建议对整个银河进行全方位的细致搜查——一旦发现任何虫族归来的蛛丝马迹,立即着手准备对遭受感染的星系采取隔离措施,如果情势需要,即便毁灭整个星系也在所不惜。宣教士建议立即建造在先行者控制星域各地开建堡垒世界——也就是盾世界——一旦虫族疫情再次爆发,这些盾世界会在最大程度上减少虫族对于银河生命所能造成的损失。

  但是另一些人则希冀实施更为雄心勃勃的计画。宣教士和其他普罗米修斯战士不得不同架构者阶级中的极端派别针锋相对。这一小部分在当时完全控制议会的架构者,希望建造一种超级武器来应对可能再次爆发的虫族疫情,并借此良机永久巩固已然获取的政治权力。

  于是,大架构师和我的父亲设计并制造了一系列终极阵列来应对虫族威胁,这些阵列的数目远远少于宣教士希冀建造的盾世界数目——这些阵列,便是光环。

  通过辐射一种威力巨大无比的交叉相位中微子波,光环阵列拥有足以摧毁整个星系所有生命的可怕战力。而在准确充能并经调试之后,光环阵列还能够选择性灭绝银河全境拥有特定复杂神经学特征的高阶生命物种。

  以大架构师为首的架构者极端派别最终在这场政治大辩论中取得上风。利用大部分议员对虫族再现的担忧与恐惧,大架构师成功说服议会建造光环。而政治生涯严重受挫的宣教士,则被迫开始了漫长的冥想放逐。

  在接下来的一千年中,共有十二个光环完成建造。这些光环的建造地点远在银河系外一个被称为“方舟”的高阶阵列之上。这座阵列之所以得名方舟,正是因为造物者阶级——尤其是创世者智库长本身,对于大架构师决定不满而爆发的强烈反弹.

  智库长坚持,如果不采取措施防备由于启动光环从而可能造成的巨大损失,点燃光环将会是对衣钵信仰的严重亵渎。造物者们在先行者社会中拥有他们无可替代的作用,假若无法得到造物者阶级的支持,那么整个先行者社会的医疗系统都会陷入瘫痪。反复权衡之后,大架构师终于决定妥协以满足智库长的要求,来换取她对建造光环的默许支持。

  从那之后,在方舟完成建造并利用传送大门——一种超大功率的接点跃迁通道——将光环送至各自的目的星域的同时,智库长也得到允许收集星系物种,并在方舟上重建适合这些生命存活的生态环境。

  十二个环带被分散运送到星系各处。当年将查姆·哈克作为靶场试射的光环,仅仅使用极低功率就将星球摧毁的满目疮痍。那次试射,得到了议会的授权。

  而接下来,第二座光环又被启动发射,以惩戒叛乱的先知一族。

  心中满怀惊恐,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然成为这可怕梦魇的亲历者之一——在我们拜访离开之后,那些先知居住的星球,在光环的定向打击之下,最终成为同法恩·哈克一样的死亡坟场。

  议会并未授权对先知控制星系实施光环打击。大架构师超越许可权点燃光环在议会中引起震动,即便是大架构师在议会中的盟友,也将这种权力滥用斥为对衣钵的粗暴侵犯与无理亵渎——这是对自然世界与生命权力赤裸裸的践踏与毁灭。

  而令我无法理解的是——而令留存于我意识中的宣教士无法理解的是——智库长为何选择此时,甘冒触怒大架构师以及可能引起先知反叛的危险,收录检索先知一族的物种样本。在许可权得到提升增强的智仆帮助下,我在议会记录中找到了答案。

  三百年前(西元前10 万300 年:先行者首要先锋集群在行星G617 gl 与虫族遭遇。先行者随后虽然派遣军事部队进行侦查,但同样全军覆没。虫族最终得以逃离G617 gl ,开始吞噬更多星球。),虫族重返银河。携带更多可怖变体,虫族大军已经侵入到数个先行者控制的边缘星球之中。”

更多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