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吧>光环4>
全剧情解析2

全剧情解析2

News可乐吧新闻  |  发表时间:2014-02-10 15:04:39  |  推荐人:可乐吧  |  网友评论()

  二、 世界观剧情编年史

  为了帮助玩家更好地了解剧情,以下部分将根据与光晕4 游戏息息相关的小说剧情,以编年史方式,向玩家展示10 万年前以及战后这两段波澜壮阔的世界观发展历史。

  约西元前15 万年

  凭借先驱遗留于世的超神科技,先行者成长为银河系中最为杰出卓越的超凡种族。他们坚信只有自己才能承载衣钵这一维护整个宇宙生命的重大责任。就在先行者开始称霸宇宙的同时,远古人类文明同时开始腾飞,并在银河系外沿星域创造出璀璨的文明。

  西元前12 万5000 年

  先行者首都,先行者帝国的中枢与心脏建造完成。作为先行者帝国的中心,这里蕴藏着两万年来先行者文明智慧知识结晶的最高精华。数以十亿计的智仆在此忠实为定居首都的十万名先行者服务,其中大多数为议会议员,或架构者级别的高阶先行者。

  西元前11 万年 ——西元前10 万300 年

  此处引用《光晕:冥冢》第三十四章原文(以下故事描述者为不朽之新星,叙述时间点为西元前10 万年):

  “最终,宣教士意识中有关虫族的记忆片段对我彻底开放。我终于开始理解宣教士,理解他对被征服人类与先知心中所怀深深的同情与怜悯——他确实对于人类和先知的悲惨命运深感同情,甚至惋惜。万年前的那场上古之战,并非势均力敌的公平对决。面对虫族在星系一端无可阻挡的肆虐侵袭,为了求得种族的生存,人类只有侵入先行者的领土与星域——由此,一场空前的星际悲剧无在所难免——宣教士对此一清二楚。

  与此同时,那些事关虫族本性与起源的记忆也……

  在任何正常的自然环境中,生物和生物之间必定存在竞争。对于那些信奉并维护“衣钵”信仰的人们来说,他们坚持一条准则:完全消除竞争,掠夺与战争,并非对于低阶物种应该给予的正确的仁慈与关爱。冲突,死亡,与安定和初生一样,都是生命不可缺少的必要组成部分。作为银河系中最为睿智的种族,先行者同样清楚,任何并非公平的优势,肆无忌惮的毁灭与毫无意义的杀戮——任何形式的力量失衡——都会减缓物种的发展与生命时间的流动。生命时间——所有生命同宇宙交互的兴奋与喜悦——即是构成“衣钵”信仰的根基,也是衣钵所确立所有规则的起源。

  而虫族,这一极度残忍的堕落恶魔的出现,直接导致了宇宙力量的极度失衡。毫无疑问,人类和先知对此同样非常清楚。

  虫族初次现身,是在银河星系外缘的大麦哲伦星云。虫族种族的准确起源至今尚不得知。虫族现身初期,对于人类控制星系边缘世界的影响无害而又温和——至少表面来看,确实如此。

  根据人类推测,一些设计笨拙,但却完全自动驾驶的上古星舰将虫族运送至此。这些星舰之中既无乘客,也无船员,只是携带了大量的制式货物——数以百万计的玻璃圆筒中,满载着细碎微小的脱水粉末。

  人类在星系边缘一些已经定居和尚未拓荒的星球上发现了这些上古星舰的残骸。而所有玻璃圆筒中的粉末,在经过最为细致严格的检验后,人类确定它们完全无害。这些粉末,仅仅只是一些由短链分子构成的无害物质——虽然确为有机物质,但并非活体分子,也无可能转变为任何有机生命。

  早期的试验显示,虽然对人类和先知完全无害,这些粉末却能对一些低等物种造成潜在的精神影响。而对这些粉末反应最为明显的物种,就要算人类社会中风靡饲养的宠物——佩鲁兽。这种原产于法恩·哈克的温顺生命,深深得到人类的宠幸与怜爱。喂养少量的未知粉末,能够改善佩鲁兽的驯养习性,能让它们变得更加讨人喜爱。很快,人类星球上便出现了不受政府控制的交易黑市,由这些稀有粉末喂养长大的佩鲁兽价位在黑市中一飞冲天。而在当时,先知一族亦将佩鲁兽作为宠物饲养。

  几个世纪以来,数十个人类和先知控制星球的居民,都是用这些粉末来饲养宠物——他们并没有发现任何不良后果。无人怀疑佩鲁兽长期食用这些粉末可能会带来负面影响,而事实是,这些看似无害的粉末在改善佩鲁兽习性的同时……同样也开始附着到佩鲁兽基因的关键节点部位,慢慢对佩鲁兽进行着潜移默化的改造……

  在最终变为虫族之前,在所有以未知粉末为食的佩鲁兽中,大约有三分之一在生长过程中开始出现异变。一种蓬松,柔软的毛发开始在这些宠物的肩膀上滋生开来。而在人类和先知看来,这些异变仅仅只是生物进化的自然蜕变,在他们眼中,这些变种佩鲁兽更加讨人喜爱。

  这些特殊的美丽毛发同样令先知一族很是钟情,于是,先知们开始在不同物种之间利用佩鲁兽进行交叉饲养。

  但是好景不长,一些佩鲁兽很快被发现开始攻击自己的同类,吞食同胞的毛发——有时,它们甚至连同伴的肉体也一同吞食。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在此之前,佩鲁兽长久以来都是素食性动物。

  如同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就似触发了某种生物突变的定时炸弹,佩鲁兽突然开始了族群扩张。在很短的时间内,佩鲁兽突然出现大量的不良变体。它们的头顶开始长出柔软的条痕肉棒,而这些肉棒也为其他佩鲁兽所吞食——结果是,佩鲁兽群体中的感染性流产率与异变体出生率大大提高。

  人类和先知对在佩鲁兽群体中迅速蔓延的疫情束手无策,而噩梦,才刚刚开始。

  无法治愈佩鲁兽群体中肆虐的顽疾,人类和先知只好遗憾而又困惑地选择放弃。尽管佩鲁兽所患的异变性疾病令人类和先知无力回天,但绝大部分的学者仍然相信,发生在佩鲁兽种群身上的悲剧仅仅只是因为太过专门化的丰裕喂养所导致。一些染病的佩鲁兽,甚至被允许送回到它们的起源地——法恩·哈克。

  紧随其后,人类变成了这种疾病的第二个受害者。一些曾经以佩鲁兽为食的人类开始患上怪病,他们所接触到的任何生物,也被一同感染。而这些染病人类遗留丢弃的肢体和组织——同样能够传播疫情。

  这就是虫族现身的最初形态。

  疫情在人类- 人类,人类- 先知之间迅速传播,但极少出现由先知感染人类的病例。受到病毒感染人类的虽然外表与常人无异,但是他们的行为却彻底改变。受感染人类集合己所控制的全部资源,尽最大可能将疫情在人类群体中播散。

  而当此时,数十个星球已经被彻底感染,完全沦陷。

  那些被感染的人类和其他生物的形态也开始发生改变——这些扭曲变异的行尸走肉目的单纯唯一——杀戮,吞噬,吸收,同化。

  那些被感染的星球,甚至于一些星系都被彻底隔离。尽管如此,仍有一些被感染个体成功逃脱,并将疫情带到了十五个星系中的数以百计颗星球之上。

  最初正是人类意识到了这种疫情背后蕴含的极度危险。而就在那时,那个被禁锢于先驱牢笼之中的上古囚犯开始登上历史舞台。人类发明了一种能够同那名囚犯进行交流的仪器——使用它,人类每次能够同牢笼中的囚犯进行数秒乃至数分钟时长的交流。最初,一些人类学者将其视为无所不知的上古神使,他们向那囚犯询问一些自身难以解决的物理甚至是道德问题——但无一例外的是,神使的回答都毫无意义且令人困惑不解。

更多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