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吧>生化奇兵:无限>
《生化奇兵无限》主角Booker人物透析

《生化奇兵无限》主角Booker人物透析

News可乐吧新闻  |  发表时间:2014-01-21 13:36:36  |  推荐人:可乐吧  |  网友评论()

  很久没玩过剧情这么棒的游戏了,通关后依然余音缭绕,不断地自问“为什么”,就剧情水平而讲,很多游戏甚至是电影或者文学作品都得被《生化奇兵:无限》甩出几条街。作为剧情驱动的游戏,《生化奇兵:无限》成功塑造了两个印象深刻的角色,Booker和Elizabeth,Elizabeth虽是AI控制,但还是极有存在感,Elizabeth不在身边的时候觉得缺少了点什么,战斗也变得更加困难(1999模式更明显)。围绕Booker和Elizabeth有太多太多话题可以讨论,原文本来准备对Booker和Elizabeth都进行解析,但写完Booker后发现该说地全说了,连带Elizabeth也一同说了,毕竟是Booker的视角展开的游戏,但愿能帮助各位更好地理解剧情。

  一、姓氏的由来

  DeWitt的姓氏可能来自于已故物理学家布莱斯·德维特(Bryce DeWitt,1923~2004),他的研究领域是量子力学(quantum mechanics),在推进重力学(advancing gravity)与量子场理论(field theory)颇有造诣。著有《超级拓扑空间》(Supermanifolds,剑桥大学出版社,1985)、多重世界的量子力学解释(The Many-Worlds Interpretation of Quantum Mechanics,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1973)等作品。他的研究成果与游戏的多重世界是相似的。

  补充:Anna DeWitt的名字Anna可能来自于《生化奇兵:无限》的coser的名字Anna Moleva。

  二、基本信息

  Booker,身高185cm(6‘1),37岁,出生年份/日期:1874年4月19日,1912年到达天空之城哥伦比亚。妻子过世,育有一女Annabelle DeWitt,小名Anna。

  补充:Elizabeth,身高168cm(5‘6),20岁,出生年份:1892年,1897年到达天空之城哥伦比亚。

  三、过去的经历

  曾服役于美国第七骑兵团,参加了对印第安人的Wounded Knee战役。在战场上深感罪恶的他从此意志消沉,终日饮酒嗜赌。退伍后在平克顿公司(Pinkerton Agency,美国著名私家侦探公司)找到一份工作,但却因行为极端而受人鄙夷,之后退出平克顿,自己开始作私人调查业务。

  四、游戏中的经历

  在1912年,债台高筑的Booker生活拮据困窘,一个陌生人提供一份要约,内容是前往哥伦比亚市带回女孩Elizabeth,以此来还清债务。Booker接受了要约。

  来到哥伦比亚后,有很多提醒注意假牧羊人(false shepard)的警告,假牧羊人的特征是右手背有AD两个字母。一个小孩递给Booker一封信,里面写着避开“77”这个数字,落款是Lutece。但Booker最终在一个抽奖游戏中“被”抽到77,并被发现右手的AD字母。于是,与最大反派Comstock的战斗开始了。在这过程中,Booker有时候会突然失去意识,并流鼻血。费尽千辛万苦后,Booker找到了Elizabeth,Elizabeth梦想去巴黎,Booker诓骗她,其实他心中是要带她回纽约。但是他们屡次被Songbird所阻止,于此同时,反抗组织VOX POPULI在Booker不经意的帮助下,与Comstock开启了战争。

  Elizabeth决定先不离开哥伦比亚,而去找Comstock,此时,Booker和Elizabeth已经建立了深厚的感情,Booker也将女孩带回纽约的要约抛在了脑后。在Comstock与VOX POPULI的混战中,他们来到了Comstock所在的建筑,不幸的是,女孩被songbird抓走了,Booker失去了意识。

  6个月后,Booker醒来,见到了另一个世界中未来的Elizabeth,这个Elizabeth给了Booker一封信,告诉他带给年轻的那个Elizabeth,希望她不要重蹈覆辙。

  Booker和Elizabeth找到了Comstock,Comstock后悔与其派人去阻止不如一开始就告诉真相给Booker和Elizabeth。Comstock抓住Elizabeth,要求Booker告诉Elizabeth她小手指断掉的真相。Booker记不起来,同时在愤怒中杀死了Comstock。

  Elizabeth认为Booker是知道她手指断掉的真相的,只是他忘记了,于是他们决定是摧毁Elizabeth的高塔,以释放出Elizabeth的全部潜能以便找到真相,因为高塔是限制Elizabeth的能力的。VOX POPULI此时开始展开了对主角一行的攻击,Elizabeth读懂了未来世界中那个Elizabeth那封信的内容,控制了Songbird,赢得了战斗。在Elizabeth高塔坍塌的后,Songbird也不受牢笼的控制了,向Booker和Elizabeth冲来,Elizabeth此时已经有了全部的能力,她把世界转换到了Rapture城,Songbird在水压下陨灭。 Elizabeth邀请Booker坐上Bathysphere潜水交通器,真相即将被揭开。。。

  五、解析

  Booker实际和大反派Comstock是同一个人,只是来自不同的时空世界。在Wounded Knee战役后,接受洗礼的Booker改名后变成了Comstock,反之,没有接受洗礼的,就是游戏中的Booker。失去生育能力的Comstock通过Robert Lutece(物理学家,游戏中那对看似奇怪的兄妹),找到Booker以还清债务为诱因,得到了Booker的女儿Anna。Booker立即就后悔了,他冲进巷子,想找回Anna,但是一切还是晚了,Comstock通过传送门带走了Anna,在慌忙中,小Anna的小指没来得及进入传送口,断了,并留在了Booker那个世界。

  辗转挣扎了20多年后,Booker又遇到了Robert Lutece,他这时已经和Rosalind Lutece一起了,他们带来了一次新的机会——去哥伦比亚救Anna回来。Booker进入Comstock的世界,但进入这个自己也存在的世界,他付出了失忆的代价,并自己创造出了一些“记忆”。他的新“记忆”认为带回Elizabeth是为了还债的。

  在灯塔场景后,Booker和Elizabeth来到了一个洗礼的地方,这时Booker的人生中刚刚经历了Wounded Knee战役。与以前一样,Booker拒绝了洗礼,但Elizabeth告诉他,Comstock以前也在那儿。之后,他们来到了Booker的住处,小Anna在婴儿床里。Booker将Anna抱给了Robert Lutece。Elizabeth告诉Booker,和任何人一样,Comstock存在于千千万万个世界中,要消灭他必须在他做出恶行之前,即最起初的时候。在追回Anna失败之后,Booker记起来了AD的意思,也就是Anna DeWitt,Elizabeth,就是他的女儿。

  最后,Booker回到了洗礼的地方。这时候又出现了很多个Elizabeth,她们告诉他,他必须牺牲在此,而只有这样,才不会有后来的Comstock,才能源头上断绝Comstock,因为Booker即Comstock。Booker做出了选择,以完全洗清自己的罪孽。Elizabeth们将他溺死。因为Booker的死,Comstock消失,另外众多的Elizabeth便一一消失了:她们是在Comstock影响下的产物。所有Comstock存在的空间消失。游戏的故事线消失。

  尾声。

  1893年10月8日,Booker在寓所中醒来,这一天正好是失去女儿Anna的那天,他喊着女儿的名字推开了女儿的房间。。。

  补充:在Elizabeth的录音《Smothered in the Crib》和《Ending It》中其实基本就交代了结局。

  《Smothered in the Crib》(扼杀在初始):我做过的事便不能改回来。我不能阻止正在发生的事。但或许我可以在事情没有发生之前进行阻止。他是我的第一个希望,现在看来,也是最后一个。(What I've done cannot be undone. I cannot stop what I have put in motion. But perhaps I can keep it from ever starting. He was my first hope, and now...he is my last.)

  《Ending It》(了结它):明天,枷锁将被去除,因为,这一切都必须了结。但是我摧毁掉高塔之后,我有能力去看完所有的门吗?我能随意选择可以打开的门吗?而且如果我把他带来,他能战胜我引发出来的怪物吗?(Tomorrow, the leash comes off-- because all of this ... has to end. But even if I destroy the Siphon, will I be strong enough to see all the doors, and open whichever I choose? And if I bring him here, who is to say that he would be any match for the monsters I have created?)

  《Will the Circle Be Unbroken》这首主题曲,在游戏中,实际上就是由Booker的配音Troy Baker弹的吉他,Elizabeth的配音Courtnee Draper演唱的,在制作人员名单会出现歌曲的演奏者名单,最后还会有两人在练习的视频。两位声优非常出色,Booker的声优最近还给《生化危机6》的Jake Muller和《最终幻想13》的Snow配了音。

  Troy Baker

  Courtnee Draper

更多

我要评论